Odile

不产粮,只是粮的搬运工。

【忘羡】《温情早睡了两天,却错过了重要剧情》

正襟危坐的炕:

·《温情早睡了两天,却错过了重要剧情》


·忘羡小甜饼,主温情视角。

·现paro


(端午快乐)




—————————————————————————

 

 


温情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熬太久了,突然早睡整个人适应不过来,头皮从顶端开始疼得都快要炸开。

 

平时习惯性熬夜赶各种实验报告,很少在4、5点之前睡觉。昨天整个人眩晕到眼前发黑,晕晕乎乎跟导师乱七八糟地聊了两句,被导师发现了状态异常、狠狠地训了一顿,说一定要注意身体,年纪轻轻熬坏了怎么办。

 

然后她被押着配了两副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早睡,不想看到手上有经历毕业生熬夜猝死的血案。

 

药效很好,昨晚11点,她磕了两颗就睡昏过去了。

 

睡醒以后手机上五条未接来电,都是魏无羡。

 

 

 

“说吧,怎么回事。”温情敲了敲桌面。

 

一个小时前回电话给魏无羡,打了两次才打通,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才发出有气无力宛如被人吊在悬崖边的嘶哑声:“我失恋了。”

 

“……”温情瞬间抬头看了日历,确认了一遍不是8012年的愚人节。

 

她难得早睡一次,竟然会看到这对恩爱无比的狗男男分手?

 

最后两人约了个地方出来面谈。

 

魏无羡像是一夜没睡,脸色苍白,两眼发直。温情上一次看到他这样,还是他刚和蓝忘机在一起的时候,不过那时候是满脸的纵欲过度,一副饱受爱情滋润的嘚瑟样。

 

现下眼睛处挂着乌青色的黑眼圈,头发乱糟糟,胡子都没有刮,一副蔫了吧唧枯萎小草的样,平时背后翘得老高的无形尾巴都垂了下去。

 

看来是真失恋了,温情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抬眼瞅着他。现在这样子怕是拉出去都没人相信这是M大那个天天招蜂引蝶的校草。

 

“就失恋了呗,还能怎么回事。”魏无羡手指插入发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眉毛拧紧,双眼漫无目地在木质桌面游移。

 

温情将杯子放下来,“我知道是失恋了,所以是怎么失恋的?你跟他提的分手?还是他跟你提的分手?”

 

魏无羡往后一靠,长叹一口气:“还没提分手,但是我觉得差不多了。”

 

温情一愣,“怎么?”

 

魏无羡苦笑道:“昨天之前,我们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见面了,而且电话通得越来越少。”

 

温情道:“异地恋不都这样,见面难。你两一个M市,一个A市,宛如长征二万五,再加上快要毕业了,毕业论文搞起来不都是很麻烦吗,肯定忙啊。”

 

魏无羡摇了摇头,“你不懂,他以前每天都和我通电话的,但是最近几天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电话打不通,发个消息也不回我。”修长的指节无规律地敲击着桌面,沉闷得声音敲得温情太阳穴突突跳。

 

她揉着额头,“你也别想太多,搞不好是手机丢了、忘记你号码了?”

 

魏无羡讽刺地笑了一声,抬头道:“我的号码他倒着都能报出来,手机丢了肯定会跟我说一声。”他沉默了片刻,涩声道:“其实我觉得差不多了的原因是……我昨天坐开往市里的直通车时,在窗外看见他了。”

 

温情手一抖,咖啡从杯中溅了几滴出来,“你的意思是——他瞒着你回来了,也许回来得更早……但是又不见你、不接你电话、不回你短信,那么近也不来找你?”

 

魏无羡闭着眼点了点头,“我想不到会有什么其他的原因,我们两认识这么久,他从来不瞒我任何事情。”

 

温情试探着出声道:“我记得他家也在M市吧,也许是回家?”

 

“回家的话,为什么要瞒我。”魏无羡皱了皱眉,双眼放空,“我昨晚想了一个晚上,最后觉得他,大概是没有那么喜欢我了。”

 

温情沉默着看着他,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最后才憋出一句安慰的话:“异地恋嘛又是爱情长跑……正常。距离一拉开,处着处着就淡了。”

 

魏无羡头靠在沙发靠背上,半眯着眼看她:“与其让他冷处理到跟我提出分手,想着还是我先来吧……起码还不会太难看。”

 

温情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越过桌面揉了揉他看起来都黯然失色垂下来的头发丝:“没事,情姐支持你,不就是男人嘛……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还会找到更好的大猪蹄子的。”

 

魏无羡睨了她一眼:“大概是不行了,我也就对蓝湛弯过。这一弯结束,我初恋就给弯没了。”

 

温情手一僵,收了回来,突然惊声道:“魏无羡你多久没洗头了?”

 

魏无羡挠了挠鼻尖:“没多久,也就昨晚没洗而已。你也知道我昨晚那个心态怎么洗得下去哦……”

 

 

 

 

最后温情押着魏无羡去将自己洗刷干净、刮完胡子、换上能看的衣服,才把这个祖宗给塞进他自己的寝室,临走了还警告了一句今晚要早点睡,既然决定要分了就别再想七想八,这条路不通还有下条路,条条大路通罗马。

 

看到那人跟小鸡仔一样碍于自己的淫威不敢多哔哔两句只能慌忙点头、伏低做小,温情才满意地回家。

 

她一回去就三开电脑、ipad、手机查相关资料。这两天周末刚好比较闲,可以给魏无羡找点失恋治疗方案,对症下药,把自己这个平时虽然烦死人但还是很铁的朋友从失恋的悬崖边抢救回来,恢复到平时的状态。

 

 

 

 

 

温情打了个哈欠,收拾好桌面整理的资料还有之后几天的散心行程、食疗规划,看了眼钟。差不多快要11点了,昨天那个药吃完以后犯困到现在,她一下午撑着劲才没让自己瞬间趴倒在桌面上睡着。

 

温情定了个早早的闹钟,原本准备给魏无羡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但是抵不住困意,眼睛一眯就睡着了。睡前心里还想着,明天早起之后去魏无羡寝室把他拎出来,两人一起去哪里散散心。

 

一定要把他这个颠倒的作息也给调整回来,焕发个第二春什么的。

 

 

 

 

昨晚的睡眠质量还不错,一觉起来神清气爽,甚至欢快地哼起了小曲。温情心情极好地拨通了电话。

 

一个小时内断断续续地打了十几通没有人接,温情有点急了,从手机通讯录里翻出了魏无羡室友的电话。

 

电话接得很快,一接通她就急道:“魏无羡在寝室吗?让他接电话!”

 

室友愣了一下,回道:“哦,情姐啊……魏哥不在,他昨晚就没回来。”

 

温情瞬间汗毛都竖了起来,头皮发麻,前言不搭后语地道了谢,然后挂了电话。

 

她在室内急得团团转,手心出汗,心口扑通扑通地跳,念叨着这混小子不会一时想不开……

 

越想越有可能,他两谈了这么久的恋爱,又是初恋。她和魏无羡认识这么久,就没见到其他能像蓝忘机那样能将他的情绪搅得翻天覆地的人。

 

她哆嗦着又给魏无羡的几个熟人打了电话,都说没见到过。

 

温情满脑子都是“大学生失恋喝醉,路边被杀”/“大学生为爱失控跳江”等等乱七八糟的新闻头条,心里慌得要命,叨叨着昨天走的时候就应该把这人锁在寝室里,等到他情绪稳定了再给放出来。

 

正在她鼓起勇气快要播110之时,电话的铃声响了起来。

 

温情扑过去,看了一眼来电备注是魏无羡。她从没有觉得电话铃声如此悦耳过,压下心头的慌乱,接通了电话。

 

听到那边像是刚睡醒的懒洋洋声音,温情直接怒了:“魏无羡!你他妈竟敢不接电话,要死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然后是被面摩擦的声音,一阵轻微的窸窸窣窣之后,魏无羡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声音压得格外低:“情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昨晚手机丢到浴室里去了,声音又开得小,就没听到。”

 

温情深深吸了一口气,“你昨晚去哪了?我问了你的室友,你不在寝室睡的。你去哪浪了?不说一声?我还以为……还以为你……”

 

魏无羡突然笑了起来:“我能出什么事,我是那种人吗?”听到温情这边的声音快像是要杀了他一样,他解释道:“我昨晚和蓝湛在一起。”

 

温情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满满的愉悦和一丝丝不易察觉的……餍足。

 

温情抓紧了手机,毛都炸了:“什么鬼?你们两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要分手了吗?昨天还在那里失恋折腾那么久?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你还信他?”

 

魏无羡哎哎哎地打断了她:“我们家蓝湛就算是大猪蹄子也是最好看最香最精美的大猪蹄子。”

 

温情在心里呸了一句,可拉倒吧,大猪蹄子还能给你夸出个花来。

 

温情压抑住杀人的冲动,沉声道:“你快点说,怎么回事?”心里捉摸着早睡怎么又错过了重要的事情。

 

那边笑道:“其实吧,蓝湛一周前就回M市了,他这次回来是跟家里彻底摊牌的。”

 

“摊牌?”温情挑起了眉。

 

“我们两的事一个月前就被他家人发现了,然后他这个月都在忙着将论文搞完,上周才腾出空回来见了他家人。”魏无羡叹了口气,声音里透着心疼,“他为了不让我担心,也想着先把事情都先解决才跟我说。这一周被家里人收走了手机,禁止和我联络……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他家人终于妥协了,昨天才把他放出来,他正准备来找我,却刚好就被我隔着车窗撞见了。”

 

魏无羡补充道:“我昨晚气不过,给他发了条分手短信,结果在回寝室的路上被他堵了个严实。”他顿了顿,像是难得有些不好意思道:“然后……就……嗯,你懂的。”

 

温情额头青筋抽动,“你们现在在哪?”

 

魏无羡小声道:“学校旁边的酒店里。”

 

温情懂了,懂得不能再懂了。

 

她正酝酿着该怎么骂魏无羡一顿,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清晰的被褥翻动、衣料摩擦的声音,然后是一声低沉的男声:“怎么了?”

 

魏无羡的声音远了点,“没怎么,你醒了啊,怎么不多睡会,二哥哥,这一周你也太辛苦了。”电话那边安静了两秒,像是在忍着什么,却突然发出一声惊喘,完整的一句话被轻微的喘息声断得四分五裂,他小声道:“等一下,等我挂个电话。”

 

温情沉默着等了半分钟,听到魏无羡的声音拉近,低哑的嗓音传来:“大致的也都跟你说了,我这边还有点事,我先挂——”

 

温情面无表情地抢先在他说完之前,挂断了电话。

 

然后将他拉进了通讯录黑名单。

 

 

 

 

 

 

 

 

 

————————————————————————

 

温情:周末睡觉才是头等大事,友情去他妈。特别是直扳弯的那种大猪蹄子!呸!









评论

热度(3490)